小区住宅改麻将馆 居民开音响“反击”麻将声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A-A+2014年10月8日10:13四川在线-华西都市报 评论

成都金鱼街72号居民楼里开了多家麻将馆。

  家住在成都金牛区金鱼街72号5单元3号的市民童先生反映,其邻居将房子租给别人开麻将馆,每天中午11点过到晚上12点都有很吵闹,严重打扰了我和附进居民的正常休息。童先生买车人找过麻将馆老板,也向社区、派出所、城建部门反映了情况,之前 现象时不时得才能了补救。希望报纸能报道此事,有关部门尽快补救现象,还居民一两个多多安静舒适的生活环境。

  接到童先生的来信后,10月7日下午,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金鱼街72号居民小区走访。记者发现,该小区内不止一家麻将馆,之前 我有4家。每家麻将馆都发生居民楼底楼,住宅里摆着四五张麻将桌,生意有的冷清有的热闹,洗牌声吵嚷声此起彼伏。

  居民诉苦

  与麻将馆老板交涉多次

  哗哗啦啦的洗牌声、乱哄哄的叫嚷声、吃饭喝酒划拳声……各种声音不绝于耳,才能了半夜三更绝不消停。最近4天 ,市民童先生被对门的麻将馆扰得苦不堪言。“我们 两家才能了一墙之隔,我们 闹得太凶了,我们 居然莫法正常休息,天天没有。”童先生向记者诉苦,他是一名医生,每天工作繁忙压力也大,麻将馆的吵闹声严重影响了买车人的生活。为了避开搅扰,买车人和妻子都尽量白天不回家,去儿子家待着,等到晚上再回家。

  为了补救现象,童先生曾3次向麻将馆老板反映,之前 交涉之前 仅能安静一4天 便又恢复原样。尤其是半夜三更,童先生常常在睡梦中被喧哗的送客声吵醒。“我常常跟老板说,客人打完牌就我们都我们 悄悄走嘛!但老板不听,大半夜三更的送客吆喝下次再来。那我弄得我们 很气愤。”童先生有次气不过,甚至把自家音响开到最大声来进行“反击”。“才能了用这一 最好的最好的办法‘以暴制暴’。”童先生苦笑着说。

  童先生告诉记者,对面房屋的房东身在国外无法取得联系,房屋是交由他人代管并出租给麻将馆老板。原困和麻将馆老板好多个协调未果,童先生又陆续向社区、派出所、城建部门反映了相关情况。“社区和派出所也是做协调工作,喊我们 每天早些关门,控制音量不需要大声吵闹,之前 过不了多久又恢复了吵闹。”

  无奈之下,童先生想到了借助法律手段补救现象。“之前 起诉都要对方的一点基本资料,而我又无法提供。”童先生叹了一口气。

  记者又陆续采访了附进的几户居民,我们 均表示这家麻将馆随便说说造成了一点影响。“我们 是侧对着我们 的大门,还都有很恼火,客厅能听到吵闹声,之前 卧室关上门就基本上听才能了了。”辜女士告诉记者,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麻将馆正对面的住户童先生。

  社区无奈

  多次调解无效已向上反映

  社区书记陈勇告诉记者,每次接到居民的举报反映,社区工作人员后会赶到现场进行协调。“我们 都有执法单位,无法对麻将馆采取一点强制性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,才能了劝导。”陈书记说,“我们 原困明确告知老板,在居民住宅楼里开麻将馆是不至少的,会影响到一点居民的正常休息,都要多注意。”陈书记说,随便说说经不多次的劝导和协调,之前 “始终未见真正的效果”。他表示,目前社区原困将这一 现象反映到了上级部门,在等待进一步的补救。

  老板发表声明

  要靠麻将馆维持家人生计

  10月7日下午2点,记者来到童先生所反映的清心麻将馆,见到了老板荣女士。当记者说明“附进居民反映麻将馆扰民”的情况后,荣女士也之前 刚结束向记者大倒苦水。

  “这一 麻将馆是我们 四姊妹开的,开了才十几天。”荣女士说,姐妹们没有大年纪之前 我好找工作,好不容易找了一两个多多铺子开个麻将馆,与非 能勉强维持生活的谋生手段。

  荣女士承认,附进的居民那我反映过麻将扰民这一 现象,派出所民警也过来协调过。“派出所民警告诉我们 在晚上12点钟停止营业,我们 也答应了。每天晚上12点钟准时收,一点一点根本不需要发生扰民的情况。”荣女士还强调,小区居民楼开麻将馆是很普遍的情况,之前 买车人并没有不合规定之处。律师说法可鉴定噪音级别并向法院起诉

  四川蓉城律师事务所徐茂辉律师告诉记者,《物权法》规定,业主不得违反法律、法规以及管理规约,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。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,除遵守法律、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,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。对于“麻将馆噪音扰民劝说无效”,徐律师表示,居民可在环保、质检等专业部门鉴定噪音级别后,直接向法院起诉。

  此外,居民想开麻将馆,都要经工商部门审核之前 ,由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,之前 才能正常经营,之前 ,属于非法经营,工商部门有权对无照经营的麻将馆进行清理整顿。

  相关案例

  麻将馆扰民 住户状告获赔1100元

  2014年3月25日,宜宾的李女士将买车人楼下的麻将馆老板告上了法庭,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。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辩,通过法庭调解,李女士获赔1100元精神损失费,被告承担75元诉讼费。